地市分站
全站检索
首页 | 期刊介绍 | 部门介绍 | 理事单位 | 在线订阅 | 在线投稿 | 广告刊例 | 意见反馈| 辅导员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树人网首页 / 河南教育高校版 / 领跑人物 / 文章浏览
筑就测绘事业发展“高速公路”
作者:徐春浩 发表时间:2007-12-05 点击次数
树人网讯

  

                        

   他,在科研的炼狱里创造了春天,被誉为“创造神话的科学家”、“为地球做尺子的人”、“驾创新之车追赶太阳的人”、“测绘界的袁隆平”。

他,创造了测绘界一个个奇迹,是迄今测绘学科全国唯一一个两次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主持)的科研工作者。

他,打破了我国航空测量仪器及数据处理领域长期被国外垄断的局面,改写了中国航空摄影测量长期采用胶片的历史,推动了我国测绘从传统向数字化技术体系的跨越式发展。

他,就是河南理工大学特聘教授、摄影测量与遥感专家刘先林院士。

不久前,68岁的刘先林承担的国家“十五”测绘科技攻关项目(主要与河南理工大学合作完成)——数字航空摄影仪通过了产品鉴定,被认定为整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为实现“把美丽的地球搬回家”提供了最好工具。

刘先林的人生轨迹,像从山脚不断插向山顶的觇标,一步步向着自主知识产权的顶端攀援。JX-4数字摄影测量系统在全球推广应用、JXDC-4 航空数码相机(数字航空摄影仪)的研制成功,使以他为代表的中国科学家在“数字地球”研究领域成了世界公认的“领头羊”。

2004年初刘先林任河南理工大学特聘教授后,该校测绘学科很快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2004年获批测绘专业省级重点学科,2005年获得测绘专业博士学位授予权,2006年成立新的遥感科学与技术本科专业,2007年获准成立国家测绘局重点实验室。正是刘院士的引领,测绘学科4年上了4个台阶,为该校筑就了一条测绘事业发展的“高速公路”。

                生活: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走进河南理工大学测绘学院综合办公楼307室这个刘先林办公兼卧室的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简易床、一张沙发、一台电脑、一张堆满专业书籍的写字台、一个书柜。

    2006年,刘先林在河南理工大学新校区做实验,学校安排他在市区的宾馆吃住。新校区距宾馆8公里,坐车也就十几分钟,年近70岁的刘先林依然要求睡在办公室,洗漱在楼里的公共卫生间。每晚,整栋大楼就剩下他和门卫。“看上去更像个看大门的工友。”门卫们都认得他。刘先林喜欢住办公室,原因是离设备近点,可以随时做实验。

刘先林“抠门”?

笔者给刘先林算了笔账,每年他在该校的津贴是12万元,然而刘先林“很亏”,任职以来,这笔钱他分文未取。“他把这笔钱留在学校,设立了一个专门账户,用来资助科研项目和生活较困难的师生。”测绘学院党委书记张贵江十分感慨。

“我的特聘教授报酬都留给学生用。”刘先林总是这样对校领导叮嘱。硕士研究生李天子说:“我跟着老师学习、做实验、写论文、生活费都是从学校给老师的报酬里支付的,就连我个人买参考书的钱都由刘老师报销。然而一起做实验时,他常跟我们一样吃几块钱的盒饭,有人提议单独让他吃更好一点的,他却笑着说,‘这已经很好了!’”

“搞科研,就要做好啃面包、吃方便面的准备。”刘先林常对学生说。“一次课题组跟他谈科研谈到下午1点多,可他谈兴正浓,大家肚子饿得咕咕叫都不好意思说。将近两点了,刘院士突然想起,‘哦,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饭吧。’到食堂简单要了点儿菜,又给每人要了一张大饼,还叮嘱大家一定要吃饱。”刘院士指导的第一位博士后刘昌华记忆犹新。

   “不要以为刘先林不懂生活,他多才多艺而富有情趣。黑管、单簧管、小提琴都能奏出美妙的旋律。”测绘学院院长郭增长对他知根知底。

对待生活,刘先林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由于工作太忙,他好久没有摆弄乐器了,他总说“人只能专心把一件事情做好。”的确,对他来说,科研就是最好的生活。

                科研: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

刘先林从事测绘科研,始终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他的研究成果总能解决制约生产作业的重大技术难题,走出“象牙之塔”,开出一片新天地。

2005年,刘先林与河南理工大学合作研究的数码航空摄影测量仪取得重大进展。当年12月,河南省科技厅李孟顺副厅长在焦作主持召开了“近地超轻型小数码航空摄影测量关键技术研究”项目成果鉴定与发布会,以张祖勋、王家耀院士等专家组成的鉴定委员会给出了高度评价,出席会议的全国各地30多家生产单位40多名代表表达了强烈的合作与应用愿望。

20075月底,原科技部部长徐冠华宣布了一条喜讯:我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航空摄影测量仪通过了专家鉴定,该摄影仪填补了国内空白,高程精度指标达到同类产品国际领先水平,整体技术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身在鉴定会现场的刘先林挽了挽袖子,黝黑的脸庞露出羞涩的笑容。作为第一参研单位的河南理工大学,师生们的脸上再也无法掩饰成功的喜悦。

    “这个数字航空摄影仪是当今世界上最棒的设备,它好比是一架水准极高的专用数码照相机,拥有一亿六千万像素,其高程精度比国外同类产品高三到四倍,可以把地球表面的物体拍摄得比以往任何设备拍摄的图像都清晰。他还可以更换镜头,让一台仪器满足不同比例尺地形图测制的需要,大大提高了仪器的利用率。同时它体积小,重量轻,对天气条件要求不高,即使阴天也能在云层下摄影。此成果可广泛应用于国土、测绘、水利、公路、铁路、城建、环保、旅游等部门,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李德仁院士介绍说。

刘先林所说的把地球“搬”回家的测绘技术,正是利用他主持研发的数字航空摄影仪、全数字摄影测量工作站和三维虚拟现实系统共同完成,计算机通过这套系统可采集地面山川河流的海量数据,并且自动生成全数字化的三维地形图,真正实现了把地球数字建模后“搬”到家里,这是我国测绘技术为社会信息化服务的一个巨大进步。

    爱国是创新的源泉。是什么支持和促使年近七旬的刘先林不断攀登科学的高峰呢?和他一起研制仪器的河南理工大学测绘学院院长郭增长回忆道:“刘院士就是看不得国外的产品垄断中国市场。其实,研发最困难时,压力很大,从来不抽烟的他居然跟我要起烟来,一次就是两根,边抽边琢磨。为了给大家鼓劲,自己遇到很困难,他也从不说出来。”

在河南理工大学做实验的几个月里,刘先林没睡过一个好觉,对情况一次次地了解、分析,一步步地摸索、实践,一遍遍地校正、修改……。

  20066月,航摄仪试验出了点问题,白天查找不方便,刘院士就利用晚上车少的情况开车从焦作到修武,又从修武回来进行快速运动(近似飞行颠簸)拍摄试验分析,一直到最后找到解决问题的症结,才露出满意的微笑。”一起与他进行晚间工作的王宏涛老师深有体会。

谈到跟河南理工大学的合作,刘先林说:“财富对我没太大诱惑,真正对我有诱惑力的是学校领导确实想把测绘事业搞上去及该校测绘专业的快速发展。我们的协作关系是相互的,学校给我提供实践基地,我给他们提供最新科技信息。我去给研究生、博士生做指导,这些研究生、博士生又为我们测绘研究院工作。我们提供科研条件,他们参加到我们的项目中来。尤其在数字航空摄影仪的研制过程中,他们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74月,在刘先林的协助下,采用小型飞机数码航空摄影测量成果数据,河南理工大学校园景观立体真三维虚拟现实漫游系统建成。由该系统建立的数字化动态校园具有真三维、真纹理、真尺度等特点。

在测绘学院老师的指导下,笔者戴上全数字摄影测量工作特配的眼镜,刚才在电脑屏幕上普普通通的教学楼、馨月湖、花草树木,此时不再是平面的,而是变得高低起伏、错落有致了。院长郭增长说,这样可以让人们足不出户就能感受到校园的真实场景。

“过去搞地形测绘,必须到野外进行实地测量。有了这套设备,可以通过航空照片、卫星照片,把地面模型按原样搬到室内来。以前艰辛的野外测绘,现在坐在电脑前就可完成了。所有测绘要求的图种,这套设备都能绘制,应用面非常广。”刘先林的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微笑。

刘先林的科研思路像风儿一样自由。“他即使开车时,也在不停地思考,不定什么时候就蹦出两句关于项目的话题。他的奇思妙想汇聚在一起,发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创造。”刘昌华博士后深有体会。刘先林及其科研伙伴们用风一样的速度追上了世界航空摄影测量的最前沿,把世界测绘行业的目光聚焦到了中国。

                     育人:为国家立业,为民族争光

在刘先林的主持与指导下,河南理工大学摄影测量与遥感方面的项目研究从无到有,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通过指导开展科研,帮助该校培养了1名博士后,4名硕士(现有3人为该校青年教师),目前身边还有该校5名在读研究生。

2003年底刘先林应邀到河南理工大学作报告。报告结束后,在送他回去上火车的路上,测绘学院院长郭增长问:“刘院士,愿到我校作特聘教授吗?”没想到他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我们这代人是承上启下的过桥板、铺路石,一定要带好年轻一代科研工作者。”对年轻人,刘先林有着特别的关爱。

2005年我去他工作的地方,他给了我一本厚厚的外文资料让我看,并让我谈自己的想法。最常听到他说的一句话就是‘有什么想法,大胆说!’”刘昌华博士后说,“他总是这样告诫我们,‘作为中国人,要为国家争气!你如果停了,人家就上去了,你很快就被淘汰了。’跟他搞科研,不敢丝毫懈怠。”

硕士生李天子是个“爱挑毛病的小伙子”。刘先林请一起试飞航拍的人提意见,李天子毫不客气地一下子提了十几条。刘先林认真地逐条记录,很快都给出了解决方案。“那可是著名的院士啊,可大家提意见,他一点也不生气,还说要设立个基金,谁提的意见好,就奖励谁。”李天子感慨地说。

刘先林善于用人所长,合理安排科研任务,充分调动科研组成员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他淡泊名利、虚怀若谷,凝聚起一个和谐向上的创新团队;他博学严谨、豁达谦和,像磁石般吸引着我们每一个人。”测量实验室王宏涛老师深有感触。

    刘先林总是热情地把自己的知识和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轻人,凡是大家请教的问题,他都会认真回答。如果有人对他的方案有不同看法,公开和他争论起来,他也不以为忤,择善而从。

年轻人总爱找刘先林讨论技术问题,也都愿意到他手下工作。他也敢于放手让年轻科技人员去干去闯,让他们在实践中得到锻炼,增长才干。他带过的年轻人,大都很快能独立承担国家或国家测绘局重点科研项目,成为科研骨干。

“去年5月在校园第一次检验结果时,当时蚊子太多,我自己都觉得没法呆,但刘院士一直呆在那儿,累得实在不行了,打个盹,醒来后接着原来的话题继续谈,一直到次日凌晨1点多。”刘先林的得意门生王宏涛说,“后来刘院士走了,我做的东西遇到了许多问题,想请教他,又觉得打电话太唐突,就给他发了个短信,没想到不到2分钟,刘院士的短信就来了,怎么解决,注意哪些问题,谈得很详细。”

“我希望我的学生能把我的优点发扬下去,就是所做的科研成果一定要能够得到推广和应用。”刘先林反对那些“纸上谈兵”的科研。“为了让我的团队坚如磐石,我总自己带头干,从不指手画脚。有经济利益,按贡献大小分配。遇事商量着办,不搞强制性指挥。不论年龄多小,我都说‘请你……’,所以大家都觉得跟着我干有希望,一定能成功。”

  

刘先林爱笑,“笑是他最好的名片。”面对艰苦的试验条件,他用笑来攻克难关;面对工作中的“拦路虎”,他用笑来一一化解。他用笑踏上测绘苦旅,跋涉于创新之路,演绎了精彩人生,使自己这位“幸福的使者”最终成了位勇攀科研高峰的领跑人。

也许,刘先林说过的一段话,可以作为他的人生注脚:“以最低的标准满足自己的低级需要——生活得很差,却创造出造福人类的伟大成果。毫无疑问,人生的价值决不是仅仅满足于吃穿、消费,而是在于创造与奉献!”

    

                                                        责编:思源

 

责任编辑:赵东

公告栏
编辑部的故事
在线调查
    越来越多的高校规定,不允许大一新生自备电脑。校方称:此举可以防止新生沉迷电子游戏。不允许新生装电脑能否成为防网瘾良方呢……>>详细
    有碍学业 理当限之
    信息时代 怎能无之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