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市分站
全站检索
首页 | 期刊介绍 | 部门介绍 | 理事单位 | 在线订阅 | 在线投稿 | 广告刊例 | 意见反馈| 辅导员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树人网首页 / 河南教育高校版 / 河教大讲堂 / 文章浏览
漫谈金庸研究
作者:王 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09-09-03 点击次数
树人网讯

 

    金庸小说是上世纪70年代末期才进入大陆的,所以大陆的金庸小说研究起步较晚,但大陆研究界的宏阔视野和丰富人才资源使其后来者居上,到今天已成为金庸小说研究不可移易的重镇。自1985年张放在《克山师专学报》上发表《金庸武侠小说初探》以来,中国内地的金庸研究已经有24年的历史了。在这24年中,金庸研究不断深入,《通俗文学评论》从1993年第三期开始设立“金学经纬”专栏,1997年为了迎接香港回归而特别推出“金庸专号”。大陆首家金庸学术研究会1997年11月在金庸的故乡浙江宁海成立,并不定期推出会刊《金庸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了学者严家炎的《金庸小说论稿》一书。2000年11月,北京大学举办了“金庸小说国际研讨会”。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金庸小说完成了从大众阅读到学术讲坛的历史进程。新世纪以来,金庸研究呈现出新的态势:文本研究更加深入,研究方法更加多样,研究的主体层次更高,出现了一些新的研究角度。在金庸研究取得如此成就的今天,我认为有必要对大陆过去24年的研究历程进行梳理,总结以前金庸研究中取得的成绩和经验,找出金庸研究的不足和教训,为今后研究工作的展开提供借鉴。

    一、创作主体的研究

    金庸研究中对创作主体的研究一直是一个比较薄弱的环节。有论者认为金庸生平研究比较薄弱的原因有三:一是大陆学者很少为活着的人作传;二是金庸本人很少提及自己的成长历程;三是大陆的作家学者因为地域的限制,研究金庸的生平缺少第一手的资料。

    虽然如此,关于金庸本人的文章还是有一些。《读书》1988年第二期刊有柳苏的《金色的金庸》一文,该文简单地介绍了金庸的生平经历和创作情况。上世纪90年代,大陆还有两部传记:《侠之大者——金庸评传》(桂冠工作室,中国社会出版1994年版)和《金庸传奇》(费勇、钟晓毅,广东人民出版1996年版)。此外,严晓星的《<文坛侠圣:金庸传>指谬》(《人物》1999年第一期)从香港作家冷夏地《金庸传》中找出十余处明显的硬伤。2000年以后,每年都有金庸传记出版:《千古文坛侠圣梦——金庸传》(孙宜学,团结出版社2001年版)《挥戈鲁阳:金庸传》(彭华、赵敬立,江苏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金庸新传》(艾涛,山东友谊出版社2002年版)《金庸传》(傅国涌,十月文艺出版社2004年版)《金庸其人——解读金庸》(葛涛谷红梅苏虹,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金庸与<明报>》(张圭阳,湖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严伟英认为金庸武侠小说创作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1959年前的小说强调救世思想,遵守正统文化的道义要求,以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大义而处世;1959年后彻底反省早期不甚成熟的民族观念,作品的批判性加强;1965~1972年则对政治、历史、人生做进一步深刻的描绘与反省,对人性和历史的没落进行深刻的剖析和批判(《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刘爱华、唐峻山对金庸封笔进行了心理学上的专门分析。他们认为,金庸小说创作过程其实是对文化研究的心力交瘁的过程(《走向寂寞:金庸“功成身退”文化意义的尝试性描述》)。黄书泉探究作为武侠小说家的金庸与作为成功报人、政论家的金庸之间的关系(《金庸的两个世界》)。

    二、金庸作品本体的研究

    对金庸作品本体的研究是金庸研究中最受人们关注的部分,其中,对金庸小说的研究又是其中的焦点。

   在金庸小说研究方面,文字量最大的是陈墨。陈墨已经出版了12本关于金庸及其小说的著作,包括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的“金学研究系列”7种:《金庸小说赏析》《金庸小说之谜》《金庸小说人论》《金庸小说艺术论》《金庸小说与中国文化》《金庸小说之武学》《金庸小说情爱论》。另外,上海三联书店出版了他的《孤独之侠—金庸小说论》《浪漫之旅—金庸小说神游》《众生之相—金庸小说人物谈》《英华之咀——金庸四部佳作回评》以及山东画报出版社的《武林文宗·金庸》。在陈墨之前,还没有评论家这样全方位、多角度地研究金庸,陈墨又是性情中人,他的文章读来有天马行空、汪洋恣肆的快感。遗憾的是,作者行文不够简练,由于过多引用相同资料而带来阅读上的雷同感。

    对金庸小说的研究多是从综合考察开始,再分析单部作品,并兼及小说人物研究。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发表的论文多综论金庸,如张颖、唐解放、黄振源、竺亚的、虽向中等人的论文;至20世纪90年代中期,金庸从80年代的匿名流行开始获得经典命名,人们对金庸小说的研究也逐步深入,如孟庆林、李幸、鞠继元、周泉、徐岱、章隆江等人的文章,从各自不同的角度探讨金庸小说,值得一读。新世纪以来,文本研究更加深入,研究方法更加多样,研究的主体层次更高,出现了一些新的研究角度:史学、文化学角度,性别意识、潜意识创作角度,思想意蕴、主题内涵角度,传播、比较、外来影响角度,叙事学角度等,如张根柱、孔庆东、王立、汪志等人的相关论文。

    最早将金庸和其他作家进行比较的是文学史家章培恒,他在《书林》1988年第11期发表《金庸武侠小说与姚雪垠的<李自成>》一文引起了广泛讨论。其后的比较多在通俗文学范畴进行,如曹正文、张景、张弢等人拿金庸与古龙比较。首先将金庸和外国作家比较的是宗源发表在《上海师范大学学报》的《金庸、勒卡雷异同论》,把金庸放在世界文学范围内考察显得视野开阔。他把《鹿鼎记》和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的世界名著《堂吉诃德》比较。严家炎对金庸和大仲马的作品作了比较。此外,重庆文理学院外国语学院的黎明在《福克纳与金庸小说比较研究》一文中把金庸与福克纳的小说进行了仔细的比较研究。

    三、金庸作品接受研究

    金庸作品的接受研究也是金庸研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是,关于金庸作品的接受研究在上世纪几乎不为论者关注,只有李郁文的一篇文章《金庸小说与大众接受》涉及。21世纪以来,研究者的视野更为开阔,很多新的理论和视角被引入金庸研究,金庸作品研究也成为一块令人驻足的研究领域。与此相关的论文有:温左琴、席扬的《论金庸的大陆“接受过程”》(2003年),刁军的《百年一金庸——金庸小说阅读与接受研究》(2003年),荆学义的《金庸武侠小说传播与接受的文化语境》(2004年),裴思兰的《鲁迅和金庸在泰国的接受之比较》(2004年),赵跃鸣《从接受美学的角度看金庸小说》(2005年),何菲《金庸小说接受史研究》(2007年)等。金庸作为一个时代的武侠小说创作高峰,在20世纪中后期使武侠小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金庸之后,武侠小说如何超越金庸模式也自然成了研究的话题之一。在1997年的杭州大学会议上,研究者们首次提出了“后金庸”问题,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武侠小说中传统伦理道德尤其是女性观念如何现代性;第二,传统人文信仰包括“除暴安良”的功能作用问题,如何重新点燃人文信仰,如何表达理想激情;第三,在金庸之后,像金庸那样超长篇的、多重互涉文本的构建是否可能(吴秀明、陈择纲的《文学现代性进程与金庸小说的精神构建——兼谈武侠小说的“后金庸”问题》《杭州大学学报》1997年4期)。吴秀明、陈洁的《论“后金庸”时代的武侠小说》一文则认为,在金庸之后的“后金庸”时代,武侠小说面临严峻的挑战。吴中杰也谈到将传统与现代思想融合是今后武侠小说创作的一大问题。戴志刚则从“非小说化”的角度预测“后金庸”时期新武侠小说的文体形态。

    四、对金庸及其创作研究的研究

   20世纪80年代,金庸小说在民间流传的时候,文化界的主体态度是冷漠和沉默。至上世纪90年代,关于金庸小说的大规模论争有两次。

    第一次发生在1994年,导火线是王一川将金庸选入《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库·小说卷》和金庸被北京大学聘为名誉教授,争论持续至1996年。争论中态度最强硬的是鄢烈山在1994年12月2日《南方周末》上发表的《拒绝金庸》,他表示自己从不看金庸小说,因为“武侠先天就是一种头足倒置的怪物”。相关的讨伐文章还有骆爽的《金庸武侠神话的终结》、王彬彬的《“红学”“金学”》、司马奇《关于文坛“重排座次”的讨论和思考》等。

    第二次发生在1999年,王朔在这一年11月1日的《中国青年报》上发难,用《我看金庸》攻击金庸小说等四大俗,而王朔自己开始以主流文化的发言人自居。金庸在同年11月5日的《文汇报》以《不虞之誉和求全之毁》迅速作出回应,随后引发了社会各阶层广泛参与的一场激烈论战。关于评论界关于这场论争的初期情况,巫勇的《东风西风劲吹声—王朔金庸论争综述》一文可以参考。随着讨论的深入和话题的延伸,出现了不少论证严密的学术文章。浙江大学出版社2000年出版了廖可斌编的《金庸小说论争集》。因为有了互联网这一全新的媒介,这次论争的范围和规模远远超过1994年的那场争论,被人们称作“网上文坛第一争”。

    关于金庸研究的研究,丁进做了比较多的工作,他在2000年整理发表了《中国大陆金庸研究论著目录》(1985-1999),2003年发表了《金庸小说研究史略》,2004年发表论文《中国大陆金庸研究述评(1985-2003)》,该文非常详细地梳理了2004年前大陆的金庸研究。许兴阳在他的论文《大陆2000——2006年金庸小说研究述评》中对2000以年来大陆的金庸研究做了介绍。还有李爱华的《大陆金庸研究二十年》和计红芳的《大陆金庸研究综述(1986-1999)》论述了大陆金庸研究的基本情况。此外,古远清有《台湾的金庸研究》(1994)和《香港的金庸研究》(1997)两文分别对1994年前的台湾金庸研究和1997年前的香港金庸研究做了梳理。 

    大陆24年来的金庸研究,文章不可谓不多,但继承多而创新少,泛论多而深究少。如何从更广大的范围来认识金庸,从更深刻的层次来研究金庸,值得我们去进行深入的探讨。金庸小说研究的历程,是24年来中国文化的一个极具典型性的缩影,反映了中国文化在骚动中转型的社会文化和思想变迁进程,也引发了我们对许多问题的反思。到了今天,金庸小说研究给我们提出的问题已经远远不止是金庸小说本身,也包括了金庸以外的更广阔的武侠文化精神世界,以及具有庞大经济总量的武侠文化产业世界,这些都需要我们进行深入地探讨。

   (作者系郑州大学文学院现当代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赵东

公告栏
编辑部的故事
在线调查
    越来越多的高校规定,不允许大一新生自备电脑。校方称:此举可以防止新生沉迷电子游戏。不允许新生装电脑能否成为防网瘾良方呢……>>详细
    有碍学业 理当限之
    信息时代 怎能无之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