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市分站
全站检索
首页 | 期刊介绍 | 部门介绍 | 理事单位 | 在线订阅 | 在线投稿 | 广告刊例 | 意见反馈| 辅导员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树人网首页 / 河南教育高校版 / 特别关注 / 文章浏览
专业教育背景下,精神育人何以可能?
作者:章仁彪 文章来源: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0-01-28 点击次数
树人网讯

 

 

 

高校倡导文化素质教育已经多年,很有必要对其进行总结和反思,以利于其可持续发展。文化素质教育内容丰富多彩,大约有三个层面:一是校园文化氛围的塑造,音乐、诗歌、戏剧、艺术等方面的校园文化活动既轰轰烈烈又注重内涵;二是通识课程菜单丰富,公共课选修课文理互补,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我们高中阶段文理分班、“学有专攻”模式的补课;三是注重人文,弘扬大学精神。大学教育中,这三个层面都是需要的,但我认为进一步深化大学文化素质教育要重在精神育人,前两者易于热热闹闹,色彩缤纷,但恰恰是其第三层面才是文化素质教育之本、守护大学之道,创新大学之使命。大学绝非只是知识传授与能力培养的专业训练,更非一切围绕“就业率”转的职业培训所。我认为,“通识教育”也只是文化素质教育的一个不可与缺的有机组成部分,而非素质教育的全部内涵之所在。

 

 

素质教育中提出的“知识、能力、素质”并重的教育模式,实际上是自恢复高考以来我国高等教育走过的一条从“拨乱反正”到不断丰富发展的历程的反映。从20世纪70年代末“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针对“高分低能”提出重视实践能力的培养,再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提出文化素质教育,正是对高等教育内涵认识的不断提升。“知识、能力、人格”的三位一体KAP人才培养模式是我校对素质教育的一种认识,我们认为这些是大学教育必须重视打造的学生的三种最基本的素质。知识与能力是高等教育所应该也能够给予学生的重要内容,也是现代人才不可偏废的基本素质。(没有知识和把理论转化为实践的能力,政治和文化素质何以体现?)之所以强调人格素质的造就,恰恰是因为它是现代教育要培养的创新人才所最为重要的素质。没有健全人格的基础和制约,知识和能力都可能是危险的。特别是在当今这个“高科技、低情感”和“高效率、高风险”并存的时代,大学生健全人格的培养尤为重要。当然,这里的健全人格应该是传统理想人格教育中强调的道德理想情操信念和现代自由人格所重视的独立、问责、诚信、宽容意识的统一。大学教育就是要注重开发潜能,育人为本,既非揠苗助长,也非守株待兔,而是如“郭橐驼种树”,尊重个性,启发良知,使学生的身心健康成长。

我曾用“转识成智”“化性为德”来表达自己对教育特别是对素质教育的理解。“转识成智”,语出佛教。这里的“识”即指“知识”,“智”即指“智慧”。关于人们常常提到的“知识经济”,我认为更准确的表述应该是“智能经济”,或者是“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经济”。数字化时代,“信息爆炸”,但“比特”不等于信息,信息未经处理也不是知识,知识更不等于智慧。现代社会,知识的衰变速度惊人,但任何知识所蕴涵的智慧都是不会过期的,这也就是我们今天仍然要向古人、向传统不断学习的原因。实际上,任何教育本质上都有一个“转识成智”的使命。所以,我认为作为素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的通识教育,必须重在 “智慧”的开启,而不能只是知识的传授。

“化性为德”改自荀子的“化性起伪”“积善成德”。同为儒家传人,他不同意孟子的先验的“性善说”,而认为“善者伪也”,即“善”是“人为”的,也就是经后天教化的,才能达“途之人皆可为尧舜”。这就是强调要通过人文教育改造自然人为社会人,“化”生物之人为德性之人。全球化时代,大学必须将培养学生的民族认同和文化宽容相结合,这也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中国文化精神之所在。这两者的结合就是教育的双重功能:开发潜能,转识成智;改造本能,化性为德。当然,高等教育首先是专业教育,培养的是高级专业人才,不能光讲通识教育,但专业教育也要教书育人,“转识成智”“化性为德”也应该是适用的。

 

 

 

广义的大学素质教育应该是渗入于专业教育之中的。因为不管当今的大学教育中多么需要强调通识教育的重要性,高等教育毕竟是专业教育,大学也总是要分专业的。但是,专业教育不能等同于职业培训,因为“教育”在任何时候都不能简化为“训练”,后者只是前者的一个部分。就是职业教育也应该教书育人,不能等同于技能培训,学生职业精神的锻造也很重要。所以我认为,高校素质教育不仅要“转识成智”“化性为德”,而且要“以业为志”“由技入道”。职业也是一种“事业”“志业”,技能同时也是一种“艺术”“道心”。

“以业为志”受启于西方语言中“专业”与“职业”概念的多义性。“专业”,是“志业(志向、事业)”,是“使命”,甚至有“神召,天命”之意。其实,汉语中也有“敬业如敬神”之说。当然,对于今天的大学生来说,这并不是要求他们对所读专业只能“从一而终”,而是指应该在任何岗位上都要恪尽职守、精益求精,都要具有精神气质,而不是一个“工具的人”。现在的大学生求职时不必过分强调所谓的“专业对头”,完全可以“先就业后择业”,否则很可能是“高不成低不就”。只要具有敬业尽职精神、生命情怀,大学生不论在任何岗位上都能做出显著的成绩,取得人生的成功。所以杨福家院士在任复旦校长时说过一句话:“在复旦毕业生的词典中应该不存在‘专业不对头’这个概念。”比起岗位技能的“应知应会”来,专业操守和职业精神更为重要。

“由技入道”源自庄子寓言“庖丁解牛”,是说谙熟的技术操作已经转化为一种精湛的艺术创造,变成了能够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审美的愉悦。大学教育培养学生“由技入道”,需要专业教育,更需要人文教育,即回归大学之道、弘扬大学之魂。

我认为,现代大学的功能可以归纳为教学、研究、服务、交往四个方面,而且理想的大学教育应该实现“四个统一”:文化传承与科技创新的统一,适应需求与导引变革的统一,学术自由与社会责任的统一,民族认同与全球意识的统一。这四个统一应该可以成为我们进一步开展大学文化素质教育的一个纲要。

 

 

 

我国已经确定了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创新型国家有赖于创新型人才的辈出,所以正在酝酿起草中的《中国教育中长期发展纲要》必须解决“如何办好中国大学,培养大批杰出的创新型人才”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多年来努力推进高校文化素质教育的根本目标之一。我们揭示音乐与数学的同构、美术与物理的结合,倡导“开发右脑”的学习革命,促进科技教育与人文教育的协调发展,归根结底不就是为了培养创新型人才吗?中国教育何以能为创新人才的成长提供厚实的基础和肥沃的土壤?不仅需要教育内容的更新、教育方法及手段的改进,更为重要的还有从教育哲学源头上的反思,这就是实现“快乐学习”。我国历来鼓励勤奋治学,“书山有路勤为径”,读书是要下大工夫的。马克思也说,只有在那崎岖山路的攀登中不畏劳苦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这些都是对的,但是过分强调读书的苦,总是鼓吹“学海无边苦作舟”,则把学生害苦了。殊不知,学习本是蕴藏有无穷乐趣的事。因此,我国的教育应该回归教育、学习的本真态,回归孔子的教育哲学——“快乐学习”。那种把学习当做追名逐利的“敲门砖”,刻意追逐“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功名利禄,则是学习的“异化”。大学人文教育的本质也是使学生回归真正的“学习状态”,提升生命境界,完成“精神成人”过程。人文教育所倡导的自由、独立精神可以激发大学生的创新思维。大学生在学习中少一点急功近利的浮躁,多一点学习钻研的激情,才会多一点创造发现的机遇。同样,大学只有把教育作为一种智慧的会餐,让学生享受到学习的快乐,才能让更多的创新的花朵开放。

此外,当前中国大学还应该反思“个性教育何以实现”。前述人格教育的重要,同时也是对个性教育的呼唤。我们的文化素质教育工作能否为此再作一些更深入的探讨呢?教育哲学的反思是中国大学教育健康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也是总结高校文化素质教育经验和推进此项工作的一个重要维度。

(章仁彪,同济大学教授,教育部高校文化素质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

 

责任编辑:赵东

公告栏
编辑部的故事
在线调查
    越来越多的高校规定,不允许大一新生自备电脑。校方称:此举可以防止新生沉迷电子游戏。不允许新生装电脑能否成为防网瘾良方呢……>>详细
    有碍学业 理当限之
    信息时代 怎能无之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