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市分站
全站检索
首页 | 期刊介绍 | 部门介绍 | 理事单位 | 在线订阅 | 在线投稿 | 广告刊例 | 意见反馈| 辅导员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树人网首页 / 河南教育高校版 / 特别关注 / 文章浏览
“精神成人”需要“痛苦阅读”
作者:刘锋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0-01-28 点击次数
树人网讯

阅读,如果宽泛一点说,其实是人的一种天性。在无纸的时代,听别人说就是阅读;在有纸的时代,只要是从纸上的文字获取知识,就是阅读;在后现代社会,从电视上看,从报纸上看,从网络上看,从一切有纸或无纸的媒介上看,只要获得了相应的信息,就是阅读。因此,无往而非阅读。但我们在今天为什么还会提出阅读的问题呢?那是在阅读中发生了类型的倾斜。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可供阅读的内容无限丰富,阅读变得越来越复杂,因而也就变得越来越难以选择了。就像可供吃的食品多了,就有了选择什么样的食品吃更加健康一样。从这个角度看,阅读问题只能出现在阅读多样化的时代,其前提是读物到了剩余状态,所以需要甄别。

要认清今天的阅读到底存在什么问题,首先要对阅读进行分类研究,以免简单地否定了不同类型阅读的各自有效性。大体看来,阅读可分为纸质阅读与图像阅读、深阅读与浅阅读、传统阅读与现代阅读这样几类。纸质阅读与图像阅读主要是以信息传播的媒介来划分的:纸质阅读作用于人脑,需要想象与思考的介入,才能获得完整的信息与知识,而图像阅读作用于人的视觉,也会传向大脑,但不必或较少想象与思考就能获得信息与知识。因此,纸质阅读往往是深阅读,这指阅读的方式、过程、效果等,必须通过阅读者的极大努力才能完成。读中国古代典籍,就属于这样的阅读类型。图像阅读则是浅阅读,这类阅读由于是视觉的,因而阅读者可以在一种相对轻松的状态下完成阅读活动。而传统阅读与现代阅读的划分,则体现了人们在不同社会状态下,阅读不尽相同的目的。如果说传统的阅读是个人通过这种阅读建立自己与社会关系的主要方式的话,那么现代的阅读虽然同样肩负这样的任务,但因为阅读内容的极为丰富,使得通过有限阅读来完成个人的社会化这个目的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现代阅读显示了阅读现代性的出现:阅读已经从传统的启蒙主义的、功利主义的范围内解放出来。这种局面的出现既有它的长处,也有它的短处。长处是,阅读的轻松化使得人的阅读成为享受,这对调适人的心理活动将会起到一种滋润作用;短处是,没有了启蒙主义的承担,阅读也会因此变成一种茶余饭后的消遣,消解历史的崇高感、戏说人类的悲剧故事、脱离科学的怪力乱神等汇成阅读的主潮而流行,缺乏意义的阅读裹挟人们的身体去随波逐流。

今天的大学生阅读出了问题,是出在阅读类型上,即借助于纸质媒介的具有传统倾向的深阅读越来越少,而借助于图像媒介的具有现代倾向的浅阅读越来越多,并大有取代前者的趋势。就其对于人的影响来看,前者作用于心灵的层面更多一些,后者作用于人的感觉系统的层面更多一些。如果人的感觉系统在现代阅读的诱导下越来越发达,而相应的心灵发育与培养却越来越萎缩,结局当然是人的发展失衡,即心灵的遮蔽与迟钝越来越明显,而感觉的疯长与纠结则越来越无法控制。现代的阅读与人的感觉的纤细与脆弱有着直接的关联,当纤细与脆弱的感觉系统越发达,心灵却没有相应地坚强起来,人类出现普遍性的病态,则是难以避免的。

无论是对于一个人还是对于一个社会来讲,阅读的均衡都十分重要。单一的纸质阅读,可能会对人的思考能力的培养、历史感的养成具有重要的成效,但没有图像阅读,也会失之枯燥、失之单调;单一的图像阅读,可能会对人的感觉培养有作用,但没有纸质阅读,也会失之轻浮、失之单调。所以,今天的阅读状况应当引起重视的恰恰是深刻的、需要思考的、应付出极大努力才能收效的阅读已经匮乏。阅读中的没有障碍,就是阅读的无力化,造成的就是阅读不能触及灵魂的深处与生命的内层。比如我在上课时常问文学专业的学生,你有没有读过《史记》《红楼梦》《西游记》《水浒传》,回答多是否定。据我估计,阅读这类古典名著的学生不超过学生总数的百分之十。这些学生也没有闲着,他们在网上阅读图像,在手机上阅读短信,在影视中阅读故事,这些图像与短信充满了创意感,却与历史、哲学、宗教、学术相距甚远。人类几千年积累起来的人文思想,往往在他们的眼中成为化石般的遗迹,随意观看一下,不会比接触某个流行天王的歌曲更能激动他们。我觉得这代人,聪明,但不深刻;会感觉,但不愿思考;会聊天,但缺乏反省。他们身体的发育超过了思想的发育,结果思想贫血,无法有足够的血量送往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而身体的虚胖导致不能产生强劲的力量。要让他们来承担这个社会的未来,就要让他们明白,只有更为合理的阅读,才能为他们造血,让他们身体和精神一起成长,为他们承担未来而提供基本的保障。

我认为要提倡“痛苦阅读”,即痛苦地阅读。这种痛苦指的是费力,是难以为继的,是只有发挥自己的全部毅力才能坚持下来。“痛苦阅读”中读的应当是人类精神的精华,是历经千代百代而积淀下来的,是人类智慧的伟大成果。沉浸在这样的著作里,与创造这些著作的作者相面对,引起的是心灵震荡,而非简单抚慰。如读《史记》,了解司马迁身遭宫刑而能发愤著书,这本身就是伟大的精神感召。读《楚辞》,了解屈原的九死一生而不悔报国初衷,才能理解什么是人的真正追求。而阅读产生痛苦,表明是在跨越知识的、精神的、生命的障碍,跨过去了,就登上了新的高度。一味顺从感觉,拣通俗的读,拣没有难度的读,拣无需触动灵魂的读,能增加快乐,却未必能增加深度与高度;能增加知识,却未必能增加思想;能增加应付世界的手段,却未必能增加创造的智慧。

困难在于:我们提倡了,但收效甚微。原因何在?如果一味地将责任定位在大学生没有阅读的自觉,那是不够的。人有逃避困难的天性,这是由人的生理上的避重就轻特性造成的。在我看来,倒是现今的教育体制要承担改变这种阅读状态的责任,其指导思想不应只是适应当前社会的及时要求,而应建立在对整体文化的责任之上,谋求文化发展的平衡性。当社会过于严苛时,不妨轻松一些;可当社会极度地轻松时,却应不妨沉重一些。因此,就建立目前的阅读机制来看,在基于均衡的指导方针下,着重的应当是“纠偏”,加大纸质阅读的分量,将这些内容放在课本中,进入课堂,成为考试的内容,才能促使当代学生去面对它、接受它、消化它。我们曾为学生阅读寻找新的解决方式,如举办读书节、组织读书小组、开展读书比赛等,但效果并不明显。根本的出路是将那些困难的阅读材料置放在课本里,让学生与这些材料朝夕相处,久而久之,可入心灵。我在参与编写大学人文读本时,之所以要选择谈死亡与苦难的文章,就是希望通过阅读这类文章,能够强化学生的心灵反应能力与精神承受能力。

就我的认识而言,改变阅读现状,依靠的不是呼吁,而是行动,不是一般的临时应对,而是教育制度的建立:只有制度化,才能常态化,才能普遍化,才能真正改变阅读现状,以增加大学生的人文素质。我提出以下三点,与大家一起讨论:

1.要充分认识学生在不同年龄段的阅读特点,如在小学读诗词,读散文;在中学读诗词、读论文;在大学,就要加大难度,读哲学、读宗教、读伦理。不要用“难读”来拒绝,因为“难”,才应当读,才能读过有收获。但目前的教学设计却有迁就学生畏难情绪的严重倾向,所以,从“难”入手,才能医治学生的人文素质之缺。

2.将哲学、宗教、伦理等纳入阅读范围,这是针对大学生的精神成人而言的。如果在中小学阶段,主要培养学生的情感,那么,在大学阶段,主要培养学生的思想,以便形成自己的人生观与世界观。若此时还是一味地提供轻飘飘的读物,他们就无法从人类的人文宝库中获取最有创新意识的思想资源以充实自己。大学生的阅读,应当是精神成长的阅读,而非简单的娱乐阅读。让他们“痛苦”,是让他们成人。

3.建立相应的考级制度也是十分必要的。外语可以考级,艺术可以考级,人文素质的培养也应该考级。虽然目前不少大学设有“必读书考试”科目,意在扩大学生的人文知识积累,但没有相应的课程作为支撑,这项考试形同虚设。如台湾的大学里设有“国学概论”,学过这样的课程再去考试,当然收获甚多。考试是一种强迫性的教学手段,可以用之于外语与艺术的教学中,就可以用之于人文知识的教授中。

我甚至提出一个自测标准,若阅读一本书而没有引起你的痛苦,你的这次阅读就是失败的。在我们的时代,痛苦阅读远比那些非痛苦的阅读要有意义得多。

(刘锋杰,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赵东

公告栏
编辑部的故事
在线调查
    越来越多的高校规定,不允许大一新生自备电脑。校方称:此举可以防止新生沉迷电子游戏。不允许新生装电脑能否成为防网瘾良方呢……>>详细
    有碍学业 理当限之
    信息时代 怎能无之
    不知道